万众瞩目的SST 2.0 终于在国会提呈,而大家最关心的莫过于SST 的时代下,物价是否都能够下降? 毕竟大家都经历过 GST 万物皆涨 (除了薪水) 的时代, 所以难免对 SST 满心期待。

但是,SST真的能够让物品降价吗?

让我们来看看专家们怎么说。


SST 时候真的能够让物价下降,这是个见仁见智的问题,因为重点还是回归于执法单位的执行力度。

根据关税局总监苏博玛廉的公布,征税的范围缩小了,注册商家从GST时期的47万2000家减少到销售税时期的7、8万家,征税物品也大幅度减少到建议中的6千4百种,但这并不能够表示物品的价格就一定会下调。

实行SST以减轻人民的负担造福人群,政府的出发点是没有错的。

理论上,物品的价格确实会因为GST的取消而下调。然而,实践上,并非如此简单。

 

税务专家兼AutoCount指定讲师: 陈志成

 

打个比方说,在GST 时代,屋子属于Exempt Supply,也就是说,所有供应商的 GST 发展商是不能claim的,因此 6% 的GST 变成他们的cost,比如:建筑材料、sub con 的construction cost。他们被逼吸纳这些 GST,然后也顺其自然转嫁给消费者。

SST 的机制,一些建筑材料免征Sales Tax,然后construction 行业也不需要征收 SST,那么对发展商来说,他们的成本无形中就少了之前所要承担的那个 6%。cost 少了,屋价(新建的)理应就要下调。但是,这单纯是理论,因为如果新的屋子下调,那么旧的还没有卖出的怎么办?

在GST时代,所支付的GST(正常的情况下)商家们都能Claim回;然而,所支付给供应商或制造商的SST,商家们是不能Claim回来的。这个SST会变成他们的成本之一,商家们在吸纳后不排除会把它转嫁给消费者。如果供应涉及多个供应链,不排除每一个阶层的商家都会作出转嫁的举动。

商家们若因需要吸纳SST,而经营成本上涨,合理而且轻微的涨幅是可以被理解及接受的。但是,倘若商家拿SST作为理由而趁机大幅度涨价从中暴利,这就会破坏政府的用意,以及这整个SST税务体系了。

 

税务专家: 孔令龙

 

另一方面,税务专家兼中总中央理事孔令龙称,只要执法单位能够有效的监督,任何税务都不应该成为通胀的理由,而销售及服务税较难追查成本问题,因此非常考验执法者的能力。

新政府將落实销售及服务税(SST),税务专家点出SST税制存在漏洞,非常考验政府的执法能力,一旦执法不当的话,容易重走贿赂公行的旧路。

財政部昨日在国会正式提呈2018年销售税法案及服务税法案一读,法案阐明逃税者的严厉刑罚而引起舆论,而中总中央理事兼税务专家孔令龙称,SST现阶段只提呈国会,还有待辩论,许多细节仍可以再三商议。

他称,本身可以理解政府当局提呈与GST相似或更重的刑罚的用意,因这主要为了警惕及预防商家做逃税的行为,但对商家而言,他们会担忧遭遇执法单位有意的为难,不排除有商家为了贪方便而发生「贿赂」歪风。

他在接受《东方日报》访问时称,我国早年执行SST时,面对的2个问题,那就是法令陈旧及执法不到位,因此容易出现漏税或逃税的问题。

为此,孔令龙提出了2点建议,第一是註册的商家不能隨意开税务发票,第二是政府应当效仿GST税制的一些精华,包括下游业者也必须先缴部分销售税,之后再向关税局报销。

孔令龙表示,中总接下来会与財政部及关税局对话,并提呈他们的建议。

 


总结

综合两位税务专家之观点看来,SST 开跑后是否能降低物价,这很大程度取决于执法单位的执行能力及决心。相较起消费税的透明及公开特性,销售税是一种考验执法能力的税务。期望新政府有能力把这一工作做好,这样人民才不会受到无止境的通膨压力影响。

 

内容来源:

十面埋伏专页

东方日报 (1/8/18 报导)

 

想要看更多相关课题及 SST 最新消息,可以Follow 我们的 Data Tree Solutions Facebook 专页,或者按这里留下Email 让我们可以第一时间发送最新文章消息给你。

 

 

 

Enjoy RM100 off your order when you subscribe to our newsletter
Existing Autocount User?